首 页

|单机版游戏|网络游戏|皇家论坛|游戏下载|游戏图片|精彩文章|其他网络游戏|皇家队员|
   星际  魔兽  反恐  FIFA  奇迹  魔力  仙境  传奇  轩辕剑  
 烟花
[ 作者:CGA_光明    转贴自:CGA    点击数:69    更新时间:2004-7-1    文章录入:[R.S]K ]
“哎呀!快把弓箭手退回来呀!那么多投矛,打不过的!”阿茶在旁边激动地叫嚷着,她的声音快把整个网吧给掀翻了。
“知道……知道!”江南不耐烦地说道,就这么一瞬间,他的弓箭手又惨叫着倒下去了两个。大威……怎么一个多月没和他交手,变得这么厉害了啊?“那个家伙……”江南诅咒着,绝对不能输啊!
“硬拼不是办法。采石头吧……赶快把基地围一下,应该还来得及。”有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在背后这样说道,江南回过头去,是个不认识的家伙,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高领毛衣,看上去挺帅的。“废话……还用得着你教啊。”江南心里想着,然后开始围起基地来。
骚扰、偷袭、防守、进攻、资源调配、开设分基地、大规模的集团军交锋……五十多分钟过去了,江南还是没有占到大威丝毫的便宜。“怎么回事……大威有这么厉害吗?”江南开始觉得心烦意乱起来。
他按下了暂停键。
“你抽什么风啊?!”大威在对面喊了起来。他看上去很不耐烦,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他身后的几个小喽罗也是一脸的兴奋。
“我口渴……我喝水!怎么啦?”江南没有理他,拿起阿茶递给他的可乐猛的灌了一口,冰冷。“你就等着付钱吧!或者你现在投降,我可以考虑少收你一点啊!哈哈!”大威在对面挑衅着,然后和他的几个小喽罗一起得意地笑了起来。“江南……你不要上他的当啊。”阿茶觉得有点担心,江南又开始激动起来了,他激动起来之后,打法总是很玩命,奋不顾身。
“把你的骑兵派到十一点位去看一下吧。”江南回过头去,又是那个家伙,他双手环抱在胸前,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屏幕。
战斗又开始了,江南试探着把骑兵开到了十一点位附近,大威的新基地显然刚刚建起来不久,完全没有防备。在一阵快意的屠杀之后,大威的救援部队匆匆赶到,江南没有和他正面交锋,把部队退了回来。
又过了将近二十多分钟之后,江南明显占据了主动——他控制了地图上的大部分区域,而且成功地击退了大威两次疯狂的进攻。不过,正面战场上他还是不敢贸然发动总攻,他想再积累一点优势。
“多造点弓箭兵吧……对方的黄金明显没怎么有效地开采,他基地里的兵营又多……很可能是在蓄积步兵……”那个家伙又在江南背后说话了。其实江南最讨厌别人在他打游戏的时候指指点点的,可是那家伙说的也不无道理,于是江南就开始在家里修建起靶场来。
又是两轮小规模的战役之后,江南的成群的弓箭兵在骑兵的掩护下,开始配合着攻城武器层层推进。大威明显准备不足,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步兵一个个义无返顾地惨死在了弓箭手漫天的火箭之下。一个城堡被轰掉了,接着是一个基地,然后又是一个基地……江南听见大威在对面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声,然后他退出了游戏。
“付钱吧!”江南走过去,笑吟吟地冲着大威说道。大威坐在椅子上,没说话,一脸的铁青。“你敢问大威哥要钱?”有个小子推了江南一把。
“蛋糕……你干什么呐?”大威站起来,怒视着那个推江南的小子。那家伙埋下了头,不敢再说话。“倒霉的家伙……”江南心里想着,“看来大威会把这股怨气发到他头上也说不定呢。”
“蛋糕……付他钱。”大威说完,又坐了下去,继续盯着他的屏幕,由始至终都没有再看江南一眼。
“哦……”那个叫蛋糕的家伙很不情愿地拿出皮夹,然后从里面抽了一张五十块的递给了江南。他看着江南的样子,恨不得把他给吃了。
“大威,以后有这种机会还是要记得找我啊!”江南还是笑吟吟地看着大威,然后他走到吧台去把网费给结了。“走吧!”他拿过了阿茶帮他提着的书包。

出了网吧之后,明媚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身上,江南舒服地晃了晃脖子——冬天的阳光总是有一丝庸懒的气息,舒服得让人不想张开眼睛。虽然是冬天,可是因为春节快到了的缘故,大街上到处都是红灯高挂、彩旗飘飘的样子,很温暖。
“刚才那个人呢?”阿茶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
“哪个人?”
“就是刚才那个站在你背后,在关键时刻指点了你几次的那个人啊……”阿茶还在四处观望着,可是那个人显然已经消失在人海里了。“你不觉得他长得特别像千年么?网上有他的照片。”
“什么指点不指点的……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不好,我本来就是要那么打的,只是英雄所见略同罢了……大威本来就不是我的对手。”江南得意地冲着阿茶说道,然后他看见阿茶笑了起来。“至于你说那个人像千年……我倒没怎么注意,不过照片里面的千年可是蓄着一下巴的胡子哟。”
“可是我感觉他们很像……”
“不要再说这些无聊的事情啦。阿茶……时间还早,我们去逛商场吧。”
“那可不行!今天我瞒着阿姨,说是带你出来上书店找参考资料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可不知道我心里面多内疚……我们赶快回去,我再给你布置一些物理题,还有,昨天我给你布置的英语作业我还没给你批改呢。”
“哎呀……知道了……”江南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用力地把手里的书包甩在了肩膀上。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流不息,江南偷偷斜过眼去看了一眼阿茶,她的长长的头发轻轻地飘着,阳光拂在她的脸上,有一种莫名的眩晕。
这是2001年的冬天,春节就快到了。

“江南啊……明天我带你去见一个老师。听你李阿姨说,那个老师是十二中的英语特级教师,他办了一个寒假辅导班……”
“妈!”江南嚷了起来,“明天可是大年二十六啊!明天我和同学约好了的……明天城南那边的体校有一场篮球表演赛。我可不跟你去见什么英语老师……”
“你这孩子……篮球有什么好看的。还有半学期你就要高考了……再说了,你以为人家特级教师是每个学生都收的么?”
“阿茶……”江南的声音软了下来,无辜地看着阿茶。
“什么‘阿茶、阿茶’的,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阿茶’也是你叫的么?”陈玉红用力瞪了儿子一眼,儿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江南……明天跟阿姨一起去见老师吧。还有半期就要高考了……你现在还有很多需要加油的地方,尤其是英语。既然人家是特级教师,肯定有一套特别的教学方法……你明天跟阿姨一起去吧。”
“茶姐!”江南失望地嚷了起来。
“你看……人家阿茶多懂事。哪像你,成天就只知道玩。”
“哎呀!行了行了……我吃完了。我上楼洗澡睡觉去了。”江南把筷子往桌上一放,然后转身走掉了。
“哟……还倔起来了。”陈玉红望着儿子的背影嘟囔了一句,“江雪……你呢?昨天我托人带回来的高一下半学期的参考书你看过没有?”
“呀!刚把哥哥训走现在又来训我了啊?”江雪埋着头吃饭,不服气地嘟囔道。
“你这孩子……你说的是什么话啊?什么叫训你们?啊?”陈玉红觉得莫名的委屈,“我这不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现在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爸读书的时候条件有多艰苦?远的不说……就是你们阿茶姐,我和你爸第一次下乡去她们家的时候,她正骑在牛背上看书呐!”
“行了行了!”江渐离碰了一下陈玉红的胳膊,然后看了一眼阿茶。她正埋着头吃饭,他看不见她的表情。“都别说了……吃饭。”
阿茶看着碗里的饭,一粒一粒的,洁白、晶莹剔透。她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可是她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一阵阵的烧。

“玉红……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在孩子们面前提阿茶的那些事情。”江渐离虽然手上拿着一本书,可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孩子们的自尊心都挺强的,该不说的就不要说。”
“我也没说什么呀……”陈玉红在床上翻了个身,她睡不着。
“还不是怪你……”过了一会儿,陈玉红支起身来,把枕头理了理,然后靠在了枕头上。“当初你说要把阿茶接到城里来供她读大学,我就一百个不同意。现在倒好,儿子女儿都不听我们的话……只听他们阿茶姐的了。”
“这是两回事嘛!”江渐离伸出手来,把台灯的光调暗了一些,“儿女长大了,怎么可能还像小时侯那样听话……再说了,你儿子初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每次考试都能上重点线,那还不是阿茶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寒暑假都来辅导他的结果——你那些特级教师的话,他哪次听进去过?”
“那是她应该做的呀!你看……从她初中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资助她——那时候我们也穷啊。我们现在还在供她读大学——给她交学费、每个月给她生活费、给她买手机买电脑……”
“玉红……”江渐离打断了她的话,他看见幽幽的灯光之中,陈玉红一脸的怨气。“我知道,虽然你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面一直都很不乐意……你是永远不会明白的——如果没有阿茶的父母,我当兵发生车祸的那年……早就死掉了。”说完,江渐离把书放下,然后把台灯关掉了。
黑暗中,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段岁月。连绵的青山、蜿蜒的莫驮河、盘旋的山路、低矮的茅草房、李大哥和吴大姐、那些老乡、一张床、两个拐杖、一碗粥……两个月。

没有云,天空是阴暗的,江边的风吹得很大,常青的树木在身后“哗哗”地响着。阿茶坐在草地上,任由大风将她的头发吹得胡乱飞舞,在她眼前飘来飘去。彩虹大桥那边的人们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过——刚才阿茶也是其中的一个,可是她在恍惚中看见了这片草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走过来,然后坐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就这样坐了很久,然后她觉得冷,就站了起来,也该回去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叔叔阿姨正在家里忙着做团年饭呢——她是跟他们说要回学校拿个东西才出来的。
其实她出来之后也没回学校,就是在大街上瞎逛。这些街道、这些城市、这些人们今天在过年,按理说她也应该觉得喜气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阿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寂寞。这个城市并不属于自己,这个城市的快乐并不属于自己。
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眼前有一条纸船飘了过来。她弯下腰去拣起来,上面模模糊糊地写着字。她把纸船拆开来,虽然被水浸透了,可是还是看得很分明——爷爷手术成功。阿茶向上游望过去,树林的那一边有个男孩子正蹲在草地上,他的旁边放了许多纸船。
阿茶向他走了过去,那个男孩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是那个人,那天阿茶在网吧里见过的人。
“千年?”不知道为什么,阿茶忽然这样说道。
“恩?”那个男孩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是千年?”
阿茶笑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可她就是不由自住地笑了起来。然后她也蹲下来,拿起一只船来,放在了水中:“多一个人祈祷的话……也许效果会更好一点。”
“谢谢。”那个男孩也拿起一只来,放入水中,小船飘飘荡荡地走远了。
“你不是在南昌吗?”阿茶这样问道,然后她在心里祈祷着——爷爷手术成功。
“对啊……可是爷爷忽然病重,于是我们全家都过来了。现在我父亲和我母亲还在病房里面。”
“放心吧……你爷爷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怎么知道我叫千年?”
“去年MBS全球联赛的第四名,CWD全国邀请赛的冠军,今年又成功地闯入了MBS全球联赛的三十二强,而且是夺冠的大热门之一……你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就是千年呢?”
千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阳光——阿茶这样想着。

“我喜欢大年三十,不是因为过年。”阿茶和千年走在大街上。阿茶看着玻璃橱窗里面摆着的毛毛熊这样跟千年说道。“我喜欢大年三十……是因为晚上有漂亮的烟花。”
“我也喜欢烟花……啊,准确的说,我喜欢放烟花。”
“可是你知道烟花为什么那么漂亮吗?”
“恩?”
“因为天空是黑色的。”
“呵呵……”千年笑了起来,这个女孩子真有意思——他很少跟女孩交往,基本上除了上课和吃饭的时候要出门以外,其余的时候他都是呆在房间里面玩游戏。如果不是因为过来看望爷爷,他那一脸的胡子也许根本就不会剃掉。
“啊……这首歌真好听。”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店里面正放着一首低哀婉转的歌曲,一个女孩幽幽地倾诉着,像是在讲一个故事——遗憾还有怀念。阿茶觉得唱那首歌的女孩子一定很美丽。
“宇多田的‘First Love’……那是个悲剧。”千年说。
“对啊……故事之所以感人,就是因为它是悲剧。”
“先生、小姐……进来看一看吧。”看见他们俩站在橱窗外面,一个服务小姐走出来招呼他们。
“啊……不用了。只是随便看一看。”阿茶笑了起来,然后他们继续往前走。
“她以为我们是看婚纱的……”阿茶说。
“其实刚才有件婚纱我觉得特别适合你。”
“哪件?”
“白色褶边露肩的那件……很简约,很有气质。”
阿茶回过头去,可是已经走远了,她不知道千年说的那件婚纱是什么样子的。

……不知不觉之间,他们一起在这个充满着喜庆气氛的城市里瞎逛了一个下午。在商场里面看着别人高高兴兴地买东西、在CD店里面免费听了一会儿歌、在果汁店里面喝果汁、两个人买了两个红通通的气球拿在手里面可是后来又扔了……阿茶觉得在遇到千年之前,自己像是叶子一样在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城市里面飘忽着,可是遇到他之后,这几个小时过得很快乐——也许千年也是一样。
然而夜色慢慢降临了,这是一个充满了期待的夜晚。阿茶看了一下手机。
“我要回去了……”阿茶说。
“我也要回去了……回医院去。”千年说。
“初十的时候……你有一场比赛,是吧?”
“对……MBS32进16的比赛。”
“我在网上查过了,你的对手是YOUKET,上次联赛的第二名。是吧?”
“是的……上次我就是输在他的手上。”千年顿了顿,“他很厉害。”
“你在哪里……到时候我来给你加油。”
“那……到时候我就去那天的那个网吧……我看那里的条件还不错。”
“八点钟开赛……是吗?”
“是的,我会提前去的。热身,还有熟悉环境……呵呵。”
“那好……不见不散。”阿茶说,然后她转身走掉了。
再过几个小时,这个城市就要沸腾了。
  • 上一篇文章: 狮 王 称 霸


  • 下一篇文章: 游戏毁了我——惊天骇俗的玩游戏经历

  •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中韩]星际项目韩国队4:1获…[735]

  • 《星际争霸》SlayerS_`Box…[815]

  • 星际3族的3D图片[1549]

  • 咸鱼翻身之人族天才Nada v…[518]

  • 韩国靓女齐聚《星际争霸》…[5957]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今天晚上比赛的问题![374]

  • 中国2004WCG简结及全部录象…[1592]

  • 大家好哦,我是[R.S]JING=…[303]

  • 大家热烈欢迎RS新上任外交…[157]

  • 韩国VOD网站MBC的ID注册方…[1993]

  •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 皇家游戏网        站长:10.3        页面执行时间:407.23毫秒
    Powered by:MyPower Ver3.51